我个人极少关注政治方面的内容,也极少 “发表” 政治相关的内容。原因之一是我自知自己是个没水平的人,见得少、发表不出什么真知灼见;之二则是作为一个普通到在路上行为艺术也可能不会被人注意到的一般人,没有过多去参与其中的理由与价值。

但是事与愿违,即使是已经尝试避开相关内容了,它们也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推特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是 5 月 17 号晚上,起因是平日里我相当喜欢的水岛努监督在推特上发表了一些涉及领导人和中国香港的言论。了解一下前因后果之后,截至现在 (23:35:20) 为止基本是这么个思路:

  • 日本修检察厅法
  • 水岛发推反对相关内容 + 动画行业难做
  • 网民发表言论涉及中国
  • 水岛发推没受到相关压力 + 中国资本相当多的出现在动画行业
  • 交流内容逐渐转向国家与香港相关
  • 水岛努发推我支持香港民主
  • 日本网民表示大欢喜
  • 部分大陆网民表示不了解少说话
  • 水岛努说我言论自由

话语

仔细一看思路就很清楚了,其实就是过去已经在各种平台、各种地方、各种人身上发生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在近期、无论是大陆内的社交网络环境还是在大陆外的社交网络环境都有加速的趋势。毕竟钓鱼其实是个很低成本的行为,往往就能钓出本身心中就有些差不多想法的人,遇到不动脑子的就轻松上钩。

这其实是一条引导着一个人走路的线,本是不相干的事件,就会逐渐走向站队。一个人需要做到的,是不要受到他人在你的这根线上动的手脚的影响。作品怎么办?只要水岛监督在将来的作品中不把真实历史其中的伤痛或触及历史虚无主义的底线带入,就依然可看,毕竟作品本身传达的内容还是没有问题的。虽然外人无法确定、人们自己也无法确定从过去到现在、多年生活的环境和接收的信息能对一个人的判断产生到底多大的影响,但是当一个有点名气的人没有作为有点名气的人的自觉时,他就不是一个值得别人去尊敬这种程度的人了。正如人与人之间如果想要达成合作,我们并不需要完全了解合作的伙伴究竟具体在想些什么、有什么目的,这些我们管不着也没必要管,我们只是需要稳定的合作进程和结果。做不到的自然就是不合格的伙伴。更何况,总有些人喜欢对领导人进行恶搞诽谤和形象抹黑,你说他,他便会狡辩说这是言论自由。然后反过来恶心你一句 “你们没有言论自由”。可能这类人就是字典里找不到任何涉及 “尊重” 内容的一类人吧。

其实一旦涉及这些,最可惜的是中国在外说的话,是几乎没有人听的,长久来看大概率也不会有。当一个房间里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都在做某件事,做另一件事的你就会变成异类。在这种大环境下,我们指望别人不要对不甚了解的事情做出评价是不现实的;能指望的,就是指望自己能从这种评价行为中了解别人。

伸张所谓的 “言论自由” 和表达的权利并没有问题,但是更需要的是控制自己在哪些点上 “言论自由” 的能力。